欢迎访问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只要是烧煤的都必须关停"!郑州"火电围城"治理阵痛

  贾让权最近一直在为电厂关停的事头疼。

  来源: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马维辉

  贾让权是郑州荣奇(俱进)热电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荣奇热电”)的总经理,2017年8月和2018年4月,他们先后两次接到郑州市人民政府下发的通知,要求“实施郑州周边地区煤电结构优化行动,2020年底关停荣奇热电2台21万千瓦的机组”。

  荣奇热电隶属于登封电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登电集团”),历史上,登电集团曾经有2台6千千瓦的机组、2台1.2万千瓦的机组,以及4台5万千瓦的机组,但这些都已在过往的关停小火电行动中关掉了。此次如果这两台21万千瓦的机组也被关停,那登电集团就一台自备机组也没有了。

  令贾让权疑惑的是,就在接到关停通知的前一年,他们厂才刚刚完成2台火电机组的超低排放改造,并且通过了河南省环保厅组织的清洁生产验收。一旦关停,超低排放改造所花的4300万元投资将全部“打水漂”,电厂5年来累计2亿元的环保投入也都白花了。

  “电厂关停还将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员工安置、银行抽贷等。2008年关停小火电时,政府都会给予一些补偿政策,但这次则任何政策都没有,希望政府能够帮助我们解决关停带来的问题。”贾让权说。

  “火电围城”

  荣奇热电关停的起因,与郑州市“火电围城”问题突出有很大关系。

  2018年6月,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对河南省开展“回头看”工作,并针对大气污染问题统筹安排专项督察。结果发现,河南省结构性污染问题突出,2017年全省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粉尘等污染物的排放强度分别高达全国平均水平的3.94、3.93和2.91倍。特别是郑州市,“火电围城”的问题非常突出。

  一直以来,郑州市都存在煤电装机规模基数偏大,煤炭消费量偏高的问题。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郑州市共有10家燃煤发电企业、2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为827.5万千瓦,其中煤电机组装机容量占全市发电机组的比例高达89.5%。

  同时,郑州市煤电行业的产业结构也不尽合理,30万千瓦以下的煤电机组占比偏大,煤耗偏高,经济效益偏差,不利于资源节约利用。

  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郑州市大气质量一直徘徊在全国倒数的位置。早在2015年,郑州市就因为空气质量连续排名倒数第一,成为了全国第一个被环保部约谈的省会城市。到了2018年,在全国169座城市的空气质量排名中,郑州市仍然位列倒数第十九,没能完成“退出后二十”的目标。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2017年8月3日,郑州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印发郑州市2017年电力行业燃煤消减实施方案的通知》(郑政〔2017〕24号文),要求2017年全市电力行业完成燃煤削减220万吨的任务。2018年4月26日,郑州市人民政府又印发《关于印发郑州市煤电行业转型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郑政文〔2018〕91号文)(下称《煤电转型通知》),要求关停荣奇热电2台21万千瓦机组、中岳电厂2台5.5万千瓦机组、东风电厂2台2.5万千瓦机组等。

  “火电围城”问题被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后,今年4月3日,郑州市环保督察整改推进工作办公室还发布了《郑州市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大气污染问题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要求2018年底前关停新力电厂两台20万千瓦机组,2020年底前陆续关停或改造7家16台30万千瓦以下的燃煤机组。

  “下一步要进一步优化能源结构,加快推进主城区煤电机组清零和西热东送工程,扎实推进清洁取暖试点城市建设,推动煤炭消费总量稳步下降。”郑州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李孟举表示。

  “只要是烧煤的都必须关停”

  接到关停通知后,荣奇热电的第一反应是希望暂不关停。

  据了解,荣奇热电始建于2002年12月,2004年8月正式投入商业运行,2台机组的设计寿命皆为30年,到2020年底剩余寿命仍有约15年。若届时关停,其实际使用价值将全部损失。

  此外,2013年12月和2014年10月,公司相继完成了两台机组的脱硝改造工程,并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通过了河南省环保厅组织的清洁生产审核验收。2016年4月和2016年12月,公司又对两台机组实施了超低排放改造,并于当年通过了河南省环保厅组织的现场核查。

  排放数据显示,2018年,荣奇热电的两台机组全年各项污染物排放指标为:烟尘2.07mg/Nm3(国家标准10mg/Nm3)、二氧化硫13.48mg/Nm3(国家标准35mg/Nm3)、氮氧化物21.47mg/Nm3(国家标准50mg/Nm3),均优于国家标准,接近燃气机组的排放水平。

  为了实现这些,荣奇热电在脱硝改造上投入了5900万元,在超低排放改造上也花了4300万元,其他环保项目投资还有9500万元。最近五年,荣奇热电在环保方面的总投资累计达到2亿元。一旦关停,这些环保投入将全部报废。

  “我们的超低排放改造工程2016年刚刚通过验收,2017年就接到市政府要求电厂关停的通知。市政府组织开会时我们也反映过这一问题,但他们认为,只要是烧煤的就会有大气污染,就必须要关停。”荣奇热电有关负责人表示。

  《煤电转型通知》中也表示,燃煤电厂虽然进行了超低排放改造,但燃煤发电环节污染物排放总量大、煤炭储运及灰渣处理环节扬尘难以完全控制,还是会对环境造成一定污染。

  荣奇热电有关负责人表示,该厂超低排放改造完成后,国家生态环境部、河南省生态环境厅曾先后来厂检查督导,都没有发现过任何问题。目前,企业所有的污染物排放数据也都在线进行公示,也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本报记者查阅河南省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发布平台也发现,有数据显示的今年3月份以来,该厂污染物排放未发现超标。

  此外,政策还在层层加码。2017年8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等16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的通知,其中规定的是“依法依规淘汰关停不符合要求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含燃煤自备机组)”。但到了河南省,2018年12月发布的《河南省煤炭消费减量行动计划(2018—2020年)》则提出“加快淘汰单机容量30万千瓦及以下纯凝机组”。具体到郑州市,这一要求则新一步变成“实施主城区煤电机组‘清零’行动,到2020年,主城区内现有煤电机组全部关停”。

  “银行把我们的流动资金都抽完了”

  《煤电转型通知》显示,荣奇热电关停的原因之一,是“电源、热源布局不合理”。燃煤电厂主要分布在西部区域,用能中心则在向东部延伸,发电企业布局不均衡。

  既然已是不得不关,荣奇热电希望,政府能够帮助电厂解决关停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首先是经济损失,荣奇热电装机容量为42万千瓦,到2020年底剩余寿命仍有约15年。按照新建火力发电机组单位投资均价不低于4500元/千瓦、运行寿命30年计算,到2020年底,荣奇热电实际使用价值估价仍有约9.45亿元。再加上电网损失、供热供汽管网损失,总资产损失超过了50亿元。

  其次是员工安置,荣奇热电现有员工419人,若电厂被强制关停,将直接造成419名员工的失业。此外,其下游还有多家供电企业和供热企业,也将受到荣奇热电关停的影响。

  相比经济损失和员工安置,眼前最令荣奇热电感到棘手的则是银行抽贷的问题。郑州市的关停通知发布以后,各家银行和金融机构立刻闻风而起,纷纷抽贷。截止2018年12月底,已累计抽贷超过8亿元,给企业正常经营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

  “荣奇热电是登电集团的主要融资平台,登电集团融资总额约有48亿元,现在银行抽贷达到8亿元,把我们的流动资金全部抽完了,使得我们的生产举步维艰。荣奇热电工人工资已经欠薪7个月,煤款欠款也有1.7亿元,材料款欠款4000多万元。”荣奇热电有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荣奇热电是登电集团的控股子公司,纳入集团整体授信,并入集团统一资金池,是集团公司重要的收入来源。截止2018年底,登电集团向金融机构借贷金额45.1亿元,为其他企业贷款向金融机构担保金额44亿元。关停后,登电集团将无法继续承担担保责任,需由政府出面找到新的合适的担保主体。

  据了解,为解决电厂关停的问题,郑州市政府目前已牵头召开过2次会议,要求荣奇热电制定供电替代方案和供热替代方案。荣奇热电也借机向市政府反映过以上问题,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2008年国家关停小火电时,曾经有容量补助、淘汰落后产能补助、电价补助、电量交易、排污权交易补助、员工安置等补偿政策,这一次则全都没有了。6月初,郑州市政府刚刚和登封市另外一家电厂签订了关停协议,也没有见到任何补偿政策。”荣奇热电有关负责人说。

  他希望,郑州市政府能够将以荣奇热电及控股股东(登电集团)为融资主体的贷款暂停计息,或者协调采取债转股等措施,确保荣奇热电不因关停政策发生资金链断裂风险。同时按照关停燃煤锅炉容量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对符合条件的职工实行内部退养,做好再就业帮扶等工作。

电网信息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只要是烧煤的都必须关停"!郑州"火电围城"治理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