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我们一直在努力

汾渭平原焦化行业深度调研报告

  调研背景

  一方面,环保影响经历了“走强-高峰-缓解”的过程。十九大报告要求:“坚持全民共治、源头防治,持续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打赢蓝天保卫战。”从各项重磅会议给出的信号明确反映了国家对于环境整治的重视程度。

  焦化作为黑色行业中主要的污染源之一,且在产能去化落后于钢铁、煤炭的背景下,市场预期其或将成为环保治理的重要对象,环保影响逐步走强。2018年6月末“蓝天保卫战三年计划”的提出将焦化限产的明确要求:加大落后产能淘汰和过剩产能压减力度;严格执行质量、环保、能耗、安全等法规标准;修订《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提高重点区域过剩产能淘汰标准;重点区域加大独立焦化企业淘汰力度,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实施“以钢定焦”,力争2020年炼焦产能与钢铁产能比达到0.4左右,三年计划将环保炒作推向高峰。

  2018年三季度,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逐步加强,国家层面逐步进入维稳阶段,限产炒作的高潮过后,焦化的环保限产力度也有所缓解,产能优化(淘汰置换)的声音也逐步减弱。当前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维稳背景下环保影响逐步减弱,需要对焦化环保限产力度和产能优化(淘汰)进行重新解构。

  另一方面,下游成材现货自11月初以来大幅下挫,对作为炉料端的焦化形成了极大打击,虽然焦化低库存依然持续,但截至目前也已进入第四轮调降,因此焦企对于本次下游压价的“抵制”力度和后续将采取的措施也极为重要。

  本次调研(11/26-11/29)我们选择了山西、陕西焦化主产区的大中小型9家焦化(包含一家钢焦联营和一家洗煤厂)企业作为调研对象,以期能对焦化产业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调研内容

  供给(环保):限产力度趋弱,差异性目前不足以改变焦化供给格局

  1) 限产环节主要表现为:局部和整体、国企和民企、以及贸易结构的差异。

  A. 按区域分,环保取消“一刀切”后,整体限产力度确实开始缓解,但局部和整体有差异:太原和韩城地区的限产力度相对较弱,幅度区间在10%-20%;临汾执行力度较强(也跟临汾地区地形导致污染更为严重有关),且监控和惩处措施严格,幅度在30%,污染预警可能会继续加强。

  B. 按企业性质分,中大型国企对政策的执行力度明显更强,而民企更会平衡利润和政策风险,在限产力度有缓解的转向后,今年的限产利润明显趋弱,开工基本维持高位。

  C. 按贸易结构分,终端下游直接钢厂的焦企其开工受下游高炉开工影响更大,在钢厂需求稳定的背景下,其也更倾向于提升开工保供,但当钢厂需求大幅下滑后,可能会考虑主动限产;以贸易商作为中间环节的中小型焦企的调节相对灵活,主要取决于贸易商的补库节奏,且需求分散稳定(贸易商对接下游钢厂,作为上下游的托盘),其利润驱动开工逻辑更为明显。

  供暖:本次调研焦企大部分都有供暖任务,且今年的天然气紧缺程度弱于去年,压力相对减轻(可能也跟环保弱化后,供给上行缓解天然气供应压力有关);供暖任务较重的焦企,限产力度在10%-20%左右,一定程度上规避了限产要求。短期来看,供暖要求对开工进一步放开边际影响甚微。

  需求:成材高开工持续,尚未传导至焦炭,需求未明显走弱

  1) 中大型和小型焦企普遍反应目前需求良好,订单未出现明显下滑;中大型对未来预期相对较好,认为当前下游的利润水平和高炉开工下需求并无大碍,小型焦企则更为谨慎,即使目前下游有催货迹象,但仍已经准备应对需求下滑带来的影响。

  目前终端需求环比季节性下滑无疑,但同比来看,仍然处于相对高位;成材利空主要来自于产量端的高位不减,高炉产能利用率高出同期水平5%以上,目前结合订单情况看,焦炭需求尚未明显走弱,存在时滞。

  首页1234下一页

电网信息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汾渭平原焦化行业深度调研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