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我们一直在努力

西固热电李玉斌:碧血有痕留战垒

  碧血有痕留战垒 青山无语寄亭碑

  ——记大唐甘肃发电有限公司西固热电厂抗战老战士李玉斌老人

  中电新闻网通讯员 郭晓燕 康义刚

  初见李玉斌老人,难以想象,眼前这位和蔼平静的老人就是当年那位在战场上与日寇浴血奋战、不怕流血牺牲、救死扶伤的战地医生。

  如今,李老虽年事已高,但仍然精神矍铄,豁达乐观。他沉思着,带领笔者进入了他的红色记忆,重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虽然现在年近九旬,但身体健朗,思维和表达都很清晰,对于七十年前发生的事,他仍然历历在目。

  李玉斌老人出生在以无产阶级革命家谢子长命名的陕北延安专区子长县革命老区,父亲李国栋曾是一名老红军,跟着刘志丹、谢子长闹革命。“八路军来独立营,谁参军来谁光荣,骑着马、披着红,你说光荣不光荣。”当问及李老参军的故事时,李老不禁念起了当时的“顺口溜”,为我们描绘了当年积极发动群众参军的盛况。那是1942年的盛夏,年仅13岁的李玉斌告别了熟悉的陕北故土和养育他十几年的家人,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之路。年仅13岁的他光荣地参加了革命,成了一名“小兵”,由于年纪小,他被分配到瓦窑堡子长县中学给当时的校长当起了勤务员,回忆起那段经历,老人说:“从小家里穷,我家兄弟三人都没有上过学,到了学校领导看我年纪小,就让我边工作边学习,我就这样有了文化。”因为是红军的后代,参军后他受到很多照顾,后来又被送到白求恩医专学习,毕业后以一名军医的身份重新回到部队,成为了一野4军10师28团1营的一名战士,开始跟随部队转战。

  李老参军不久,就遇上了一次恶战。日本鬼子穷凶极恶,老人所在的部队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较量。

  老人在回忆中说到:我们营部医疗队由一名医生和一名卫生班长,两名卫生员组成,我的班长叫杨六一。六一大我几岁,我们是同乡、同学又是战友,他表现好时间不长就当了班长,那时候条件艰苦,平时他对我也照顾得很。一野4军10师在抗日战争中战功赫赫,击退了日伪军渡河的多次进犯,保卫了黄河以南的大片国土,粉碎了日寇占领陕、甘、宁、青的企图,日本人对他们恨之入骨,先是出动大批飞机对部队驻地展开狂轰乱炸,之后数不清的敌人像蚂蚁一样扑了上来。整整5天我们于敌人的激战没有停歇过,最后一天的时候打退敌人10多次进攻,牺牲了很多人。医务队在战壕里不停地奔波着,受伤的战士非常多,营长的腿也被炮弹打中,流了很多血,战场上医疗条件差,也只能进行简单的止血包扎,继续指挥战斗,后来支撑不住了就跪着指挥。

  老人继续回忆着讲到:双方的炮火都很猛,二连连长王志成胳膊受伤后,我给他包扎,团长还给了他一根烟,吸了两口烟王连长就又冲了上去,再也没有回来……上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的,还有一营副营长,政委。那次战斗中担架员也一个个牺牲了,杨六一和炊事班班长当起担架员。杨六一看到政委牺牲了,他哭了,一只手抹眼泪一只手抬起担架往外跑。

  李老动了真情的说到:在简陋的医务室里包扎着一个又一个伤员,身边不时有炮弹落下,刚给一个战士包扎完,听见老班长喊救伤员,一转头看见他背上的六一,胸口中了枪,血汩汩的往外流,我拼命用纱布绷带一股脑的压在他胸口,但不顶用,血止不住……我把杨六一搂在怀里,杨六一看着我,满眼泪水,嘴唇颤抖,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我身上的衣服被杨六一的鲜血染红,不一会,六一没了声息,在我怀里闭上了眼睛。

  李老在讲述的时候几度哽咽,泪水不由自主的流出来。他说:很多人死了都不知道死在哪里,就只剩下残肢了,真是没办法凑在一起了。说到这里,老人双眼紧闭,一言不发,不愿再谈起这痛苦的一幕。

  抗日战争胜利后,李玉斌老人又参加了解放战争,保卫延安、解放兰州等多次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老人所在的部队转为建筑部队,1955年部队集体转业,李老调动到西固热电厂医务所当起了医生。“脱下军装,我仍旧是个军人”,这就是李老几十年来铭记在心的格言。他不忘战争年代那些值得回忆的历史,拿起小小银针,利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继续造福人民群众,给职工看病,以一个老军人的独特形象在职工群众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现如今奔90岁的李老,仍然每天看中央新闻联播,凤凰卫视,军事新闻,《参考消息》、甘肃报等报纸也是他每天必看的刊物。他说,“虽然年纪老了,但也要关注国家大事,时刻警惕,时刻记着只有国家强大才不会受欺负,这也是一个军人最基本的信念。李玉斌老人现在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喜欢参加退休办举办的文体活动,坚持读书看报,对大唐的发展十分关心。他说到:“幸福生活来之不易,革命年代,我亲眼见到了无数的同志倒下去,是党的照顾让我活到了现在,我很满足很幸福。”离休后的生活是安静祥和的,集团和厂里对离休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给予了相应的照顾政策。

  “每年厂里发福利都记得我们,职工发什么我们都有,逢年过节厂里领导还会来看望我们,厂里把离退休老同志组织起来旅游还不忘带上我们家属,我跟着老李也去过不少地方。”李玉斌的老伴高兴的说着。

  抗战老战士在战争年代历经沧桑,在血雨腥风的战争时期,他们用青春和鲜血谱写了一曲曲豪迈的英雄赞歌。如今他们年事已高,我们看到的是腿脚不够利索,说话也颤颤巍巍的白发老人,再也看不到,当年他们英姿飒爽为了心中理想信念不畏牺牲的年轻身影,但我们不会忘记,正是他们前赴后继流血牺牲,才换来了今天我们年轻一代的和平生活。

  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此刻,面对采访,如今快90岁的李老精神矍铄,他叮嘱最多的就是“勿忘历史,珍惜和平”。他反复诉说着“如今的生活来之不易啊,我们一定不能忘记那段炮火岁月。”

  他还老刀不老的表示,如果哪天国家还需要他,他依然会继续履行军人的职责,保家卫国。“就算脱下了军装,我仍然是个军人。”

电网信息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西固热电李玉斌:碧血有痕留战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