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我们一直在努力

爱的牙

  随着钻心的疼痛,我的第三十二颗牙开始生长了。我的一位文学挚友说,这是爱的牙。“爱的牙”?也许吧,至少当它疼痛时我可以这样安慰自己——“这是爱的磨砺”。

  这种“爱”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经历的,很多人由于进化得比较彻底而不会长智齿。不长智齿的人就不会明白,一颗比其它牙齿更大,而却没什么用处的牙,在你本来就不剩什么地方的牙床上占领了最后的一席之地。我听过的对此描述最经典的版本就是“在本来的一亩三分地里,非要多种出一垄来”。它根本不征求你的意见就开始生长,残忍地顶破你的牙龈,磨破你的口腔,更有甚者还要横冲直撞地长出来,仗着自己的体积优势和稳固的根基,挤得你本来好好生活的其它牙齿都不得安宁。

  你要拔掉它更不是简单的事,它根深而巨大地占据着牙床,医生要动它受苦的是你。首先得经过看牙医以前所有的思想斗争,就算有麻药的辅助,你也仍然不能平静,因为打麻药的疼也不是好受的。当然,如果你不幸又长了张樱桃小嘴的话,嘴角是肯定会被医生的工具撑破的,因为要拔起一颗根深蒂固的智齿,几乎是要用上形似于木匠锛凿斧锯之类的工具。当这些工具伸到你嘴里的时候,是敲是钻是医生的事,你只能张着嘴等着。因为在人的嘴里熟练应用“木匠工具”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别以为拔去了它你就没事了,麻药过后,疼痛只会更厉害,当然还会剩下一个无从弥补的洞给你留作纪念。每天吃饭是一定要有不同的东西进去的,你必须忍着痛把那些食物弄出来,更要忍着痛刷牙,一次又一次磨炼自己的意志。而这个洞什么时候能长好,还要看你的个人造化了。

  最后就是牙套的时间冲淡一切,反正人老了以后,每颗牙都会掉的,只剩下满口被世俗的食物磨硬的牙床。

  这的确是“爱的牙”,简直和爱情一模一样。我突然对我文学挚友的论调肃然起敬,就像崇敬某种伟大的哲学。

  (作者单位:贵州电网安顺供电局)

电网信息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爱的牙